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药政信息 >> 行业动态 >> 内容

NSCLC药物研发群雄逐鹿

时间:2021/6/12 0:50:40 作者:陈倩 来源:中国医药报

□ 陈倩

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约占所有肺癌的80%~85%,NSCLC治疗药物市场空间广阔,吸引各大药企积极布局,以各种策略来加速市场渗透。

IO争抢一线治疗市场

对于无特殊突变的NSCLC患者,已有研究证明PD-1/PD-L1肿瘤免疫疗法(IO)联合化疗或联合其他免疫疗法用于一线治疗的有效性。

2016年,默沙东的派姆单抗获批单药用于PD-L1TPS≥50%的NSCLC一线治疗,成为第一个获批用于一线治疗的IO疗法。百时美施贵宝也一直努力将纳武利尤单抗推向NSCLC一线治疗。而罗氏的管线布局则更为广泛,在IO疗法前就已有多个NSCLC靶向药物上市。目前,美国FDA已批准罗氏的PD-L1抑制剂阿替利珠单抗联合紫杉醇、卡铂用于无EGFR与ALK突变的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。

ALK和EGFR抑制剂迭代发展

辉瑞对NSCLC药物研发管线的布局正在加速,其中一款药物为与默克合作开发的PD-L1单抗Avelumab,但这款药物进入市场较晚,且目前仅获批用于治疗梅克尔细胞癌、肾细胞癌和尿路上皮癌。2020年9月,在基石药业完成舒格利单抗联合含铂化疗用于晚期NSCLC一线治疗的Ⅲ期临床试验之际,辉瑞从基石药业获得该疗法在中国的商业化权利。实际上,辉瑞在NSCLC领域的明星产品,是其不断迭代升级的ALK抑制剂。克唑替尼为其第一代ALK抑制剂,第三代ALK抑制剂劳拉替尼,于2018年9月在日本获批用于治疗耐药性ALK融合阳性晚期和/或复发性NSCLC。

阿斯利康能在NSCLC治疗领域保持强劲势头,源于对EGFR-TKI的迭代。其开发的第一代EGFR-TKI吉非替尼成为EGFR靶向治疗的一线标准药物后,晚期NSCLC迎来了精准治疗新时代。目前,其第三代EGFR-TKI奥希替尼也已被美国FDA批准用于EGFR突变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。此外,阿斯利康还与第一三共合作开发了Enhertu。虽然Enhertu的主战场在乳腺癌和胃癌治疗领域,但该药在NSCLC治疗领域的潜力也不容小觑。

现有靶点迭代与新靶点开发

部分NSCLC药物研发管线是对现有靶点药物的迭代,如强生第三代EGFR-TKI Lazertinib与EGFR和cMet双抗的Amivanatamab,两药联合使用被认为能阻断多种EGFR靶向治疗耐药机制。目前,强生已针对两药联合方案开展了名为Mariposa的Ⅲ期临床试验,与奥西替尼头对头研究。阿斯利康对于这一挑战也早有部署,在已经完成的TATTON研究中,奥希替尼与沃利替尼被联用于对第三代EGFR-TKI耐药的NSCLC患者。武田的TAK-788也是新一代EGFR-TKI,旨在治疗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的NSCLC患者。同一领域的主要竞争者还有Spectrum的Poziotinib。

对新靶点的探索也是NSCLC药物研发的热门方向,如安进的Sotorasib靶向KRAS G12C突变,已向美国FDA和欧洲EMA提交了上市申请;诺华的Capmatinib于2020年5月在美国上市,用于治疗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。在癌症治疗新药开发领域,NSCLC赛道依然拥挤,合作研发也在加速。

作者:陈倩 来源:中国医药报

声明:

本网站部分转载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  • 广州医药行业协会|5A级社会组织(www.gzppa.org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地址:广州市荔湾区沙面北街41号 电话/传真:020-66281015 邮编:510130 电子邮箱:GZ_PPA@126.com
  • 粤ICP备16110422号